组选414前后关系: 中山優騏貨運公司logo

智能快遞柜成本高企虧損難抑 行業將迎洗牌期

2019/04/28 14:01:55

從豐鳥之爭,到*ST三泰發布公告稱將轉讓全資子公司“速遞易”的部分股權及增資,智能快遞柜行業再次成為焦點。

隨著豐巢科技、京東自提柜、蘇寧、中集e棧、日日順樂家、收件寶、格格貨棧、深圳一號柜、樂棧、鳥箱、近鄰寶、派速魔方、收貨寶等五花八門的項目紛紛進入,智能快遞柜市場漸變紅海。未來,只有找到了真正盈利模式的企業,才能成為這場混戰的勝利者。

豐巢快遞

市場蛋糕誘人

隨著快遞寄取的便捷程度成為消費者關注的重點,被稱為快遞業“最后100米”的智能快遞柜開始站上風口,成為各路資本追逐的對象。

近日,有消息稱,通過與郵政建立戰略合作,蘇寧已在廣州部署了將近200臺自提柜。

在此之前,速遞易的母公司*ST三泰6月8日晚間發布公告稱,繼中國郵政和復星之后,新增與菜鳥簽訂初步合作意向書。

長江證券分析師韓軼超表示,之前的豐(豐巢科技)鳥(菜鳥網絡)之爭實質上就是信息、端口、流量、平臺和用戶的競爭。目前,菜鳥網絡對全網的大倉儲、移動端、菜鳥驛站等進行了布局,但在智能快遞柜等末端配送環節相對缺失,因此菜鳥快速做出反應,入股目前智能快遞柜端口最多的速遞易。

長江證券研報顯示,截至2016年底,快遞智能柜已出現9家具有一定規模的企業。其中,速遞易擁有6.8萬至7萬個網點,豐巢的網點超過3萬個,云柜與富友分別擁有近2.8萬個網點,中集e棧、魔格以及日日順的網點也分別超過了1萬個。

韓軼超說,通過調研發現,智能快遞柜所承接的包裹量分別占2015年和2016年快遞行業總包裹量的2.2%和6.8%,2017年預計占比將達11%,增速明顯。

對此,*ST三泰表示,業內預計,到2020年,快遞入柜率有望達20%,即日入柜量達6000萬單,對應快遞柜格口需求約為7600萬個(假設投件率為80%),需求增長9.5倍。若入柜率達到30%,需要快遞柜格口約1.12億個,需求增長14倍,市場需求及潛力巨大。

國家郵政局的監測數據顯示,2016年快遞業務量完成312.83億件,同比增長51.40%。預計到2017年,我國快遞業務量將達到438億件;2020年快遞業務完成總量不低于1022億單,2016年至2020年的復合增長率將高達34.44%。

成本高企虧損難抑

因眾多企業跟風進入,目前智能快遞柜市場競爭進入白熱化。韓軼超表示,智能快遞柜成本包括場地租金、設備折舊、鋪設代理傭金、維護維修和電費網費等運維費用。早期,場地租金成本較小,一般不超過2000元。但之后由于多家企業參與競爭,一套智能柜一年的場地租金飆升至8000元,使得單個格口的租金成本達到了0.6元,成本較高。

有業內人士稱,目前一個智能快遞柜的成本大約為1.8萬元至6萬元。此外,智能快遞柜還涉及進小區和寫字樓的租賃費、占地成本以及后期的維護、線路改造、與物業溝通等多個范疇的成本,但其使用壽命僅有2年到3年,運營一個智能快遞柜的成本不低。再加上為了爭奪用戶,快遞柜大多都是免費使用,一出一進之間,智能快遞柜企業虧損嚴重,資本承壓。

正因為如此,*ST三泰2015年曾兩度募資投向“速遞易業務”,輸血超50億元。但結果卻是2015年、2016年連續兩年大幅虧損。

*ST三泰的報告顯示,*ST三泰2015年的營業總收入是14.26億元,同比上漲13.52%,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-3793萬元,同比下調-140.33%。而到2016年,收入利潤再度下滑,*ST三泰營業總收入為10.4億元,同比下降27.12 %;營業利潤為-12.4億元,同比下降1428.69%;利潤總額為-12.9億元,同比下降5427.77%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-13億元,同比下降3337.67%。其中,僅速遞易的主導方——成都我來啦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的凈利潤虧損就達5億元。

而由順豐、申通、中通、韻達等快遞巨頭共同投資的豐巢科技,初期投資額為5億元。今年1月5日,豐巢科技再次獲得鼎暉領投,國開、鐘鼎、熠遙跟投的25億元A輪融資。雖有資本加持,但豐巢同樣難逃虧損怪圈。順豐控股發布的2016年年報顯示,豐巢科技去年營業收入為2173.97萬元,但虧損達2.36億元。

行業將迎洗牌期

業界認為,智能快遞柜行業接下來將進入新的發展階段——提高行業整體運營效率,進行產業整合,并制定出一套切實可行的商業模式。

資料顯示,我國的智能快遞柜行業從2012年開始起步,2013年進入快速發展期。目前,智能快遞柜市場主要由電商系、物流平臺和第三方平臺三方占據,其中電商系企業主要是京東和蘇寧易購;屬于物流平臺的企業主要有豐巢科技、中集e棧等;而速遞易、鄰近寶等都為第三方平臺所有。

但正由于企業眾多,競爭激烈,智能快遞柜行業如今仍處于孤島狀態,無法形成聯動效應。業內人士表示,目前來看,一線城市的社區和街道基本上都設置了智能快遞柜。不過從整體上看,各企業投放模式較為粗放,純粹是為了跑馬圈地,并未將網點布局的合理性與適用性作為優先選項予以考慮,更談不上后期的運營。這樣一來,就出現了智能快遞柜與社區、物業乃至電商其他環節完全隔絕的局面,快遞柜僅僅是作為一個投放存儲點而存在的,猶如一個孤島,無法聯動物流的其他環節和參與者產生更大的商業價值。

不過,隨著豐巢、速遞易等企業的擴張,智能快遞柜市場或將提前進入洗牌期。上述業內人士表示,智能快遞柜行業正告別“唯體量論”時代,而“蜜月期”過后必然會迎來“陣痛”。

韓軼超稱,目前快遞柜處于行業早期,競爭激烈。與此相對應,末端社區等場景出現快遞員哄抬智能柜價格、搶格口現象,表明快遞員和主流城市用戶對智能快遞柜的接受度已經很高。

韓軼超認為,智能快遞柜的發展滿足了快遞員的需求,幫助快遞員提高了效率,使其收入有所提高。同時,通過細分用戶,智能快遞柜的投放效率也比電視廣告要高,定位更精準。此外,通過搭建新的、密度型的網格化、本地化互聯網平臺,智能快遞柜未來可以將線下流量轉換成線上流量,創造出不可估算的價值。